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首 页  →  国企
地方组稿: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广东 | 河北 | 山东 | 江苏 | 山西 | 河南 | 甘肃 | 宁夏 | 陕西 | 四川 | 安徽 | 湖北 | 湖南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更多
国有企业要真正走向市场须打破“体内循环”
2020年11月12日14:15:36    来源:人民政协网

 

  财政部近日发布的2012年全国财政决算数据显示:2012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970.68亿元,其中9成都返还,调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社保等民生支出的费用为50亿元;国有股减持收入补充社保基金支出20.1亿元。

  对此,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报告2012年中央决算审查结果指出,国有资本经营存在预算约束力不强的问题。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约束力不强,即所谓软预算约束,指的是企业经营不以自身拥有的资源为限,而是可以借助外部解决财务困境。经营预算软约束,直接导致无效率的企业能够有竞争力或者继续存在,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无法发生作用。我国国有企业进行公司制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就是要通过“政企分开”,建立硬预算约束,使国有企业成为有竞争力的真正的市场主体。

  国有企业软预算约束的老问题,现今又以上缴红利“体内循环”的新方式体现出来。我国从2007年恢复国企红利上缴,从2011年起,将资源性企业、一般竞争性企业与军工企业、转制科研院所企业的征收比例分别提高到15%、10%与5%,烟草类央企为20%。2013年2月国务院批转的《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适当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十二五”期间在现有比例上再提高5个百分点左右,新增部分的一定比例用于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尽管上缴红利的要求在不断提高,但因为“体内循环”,上缴的红利绝大部分用于国有企业的再投入,国有企业利润上缴基本是形同虚设,也成为国企软预算的新来源。

  “体内循环”不仅使国有企业不能惠及国民,也使国有企业本身无法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无法有竞争力。国有企业可以通过红利上缴“体内循环”获得额外资源,将缺乏竞争动力,国有企业饱受诟病的经营决策失误、管理不善、福利过高等问题,都说明国有企业改革任务仍然艰巨。中国国有企业在世界500强企业中的数量不少,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话语权,却与其资产规模、利润等不相称,这与国有企业软预算约束不无关系。不打破利润上缴“体内循环”,不去除国有企业的软预算约束,国有企业或许可以“做大”,但却无法“做强”。

  打破利润上缴“体内循环”,有必要明确国有股东的责任。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作为国有股东,代表的是全民利益,其代行的股东权属于全体国民,应该有积极行使国有股东收益权的义务,也应该有将国有企业上缴的利润上缴财政用于公共目的的义务。

  打破利润上缴“体内循环”,并不是说国有企业完全无法获得股东的财务支持,而是将股东的财务支持放置于“政企分开”和硬预算的前提下进行,放入公司法等法律制度框架内进行。目前的“体内循环”,究竟是以何种方式将上缴利润返回国企,是否通过补充资本金或借款等合法方式,并未见诸报道,如果不清不楚,则将导致企业中股东权益的混乱,也会导致新的“政企不分”。

  国有企业真正走向市场,必须打破“体内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