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财经
地方组稿: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广东 | 河北 | 山东 | 江苏 | 山西 | 河南 | 甘肃 | 宁夏 | 陕西 | 四川 | 安徽 | 湖北 | 湖南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更多
媒体称今年实施65岁退休 还需85年补养老金缺口
2020年11月12日14:15:36    来源:中青在线

 

  这边厢,临近花甲的官员意气风发:真的还想再多干几年!那边厢,50多岁的劳动者义愤填膺:真的不想再干了!近来,“是否应该推迟退休年龄的话题”再度引发热议,从清华女教授的“男耕女织”,到国务院即将试点的“以房养老”,都在触动人们敏感的神经。到底为何要延迟退休,这让几人欢喜几人忧?

  多收5年,少付5年,可多出2000亿养老保险金

  中国目前已进入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高国家之列,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接近1.3亿人,到2050年将达3.32亿人,超过总人口的23%。同时,预期寿命稳步上升,在30年里,平均每5年上升约1岁。退休后的余寿不断增加,人均养老金支付的总额自然也增加。

  由于现行养老金支付采用“现收现支”的方式,即由年轻的在职人员支付的养老保险被直接用来支付已退休人员的养老金,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期的消退,养老金缺口越来越大。据报道,截止到2010年,国家养老金个人账户本应有资产19596亿元人民币,但实际上却只有2039亿元人民币,导致17557亿元人民币的缺口。据世界银行的一项估算,从2001年到2075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可能达到9万亿元人民币,目前对中国养老金缺口的估算,最乐观的也认为缺口将达到3万亿人民币。

  专家认为,在现收现付的养老金制度里,替代率、缴费率和退休年龄这三个可变量中,延长退休年龄是弥补养老金缺口的最佳办法。

  据测算,如果延迟退休,本该拿养老金的人不仅不拿钱,还要继续缴纳养老金,这样一来,退休年龄每延长一年,养老统筹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

  目前中国男女退休年龄的时间分别是60岁、55岁(女工50岁),如果从今年起实施65岁的退休年龄,社保基金就可少支付5年的养老金,同时又多收5年的养老保险,一来一去就有10年养老保险基金的差距。这样算来,至少需要85年才能填补上1.76万亿的巨大缺口。因此,“晚退”可以说是缓解养老金收支平衡压力的一剂“猛药”。

  对于填补社保基金缺口来说,延迟退休这一算盘打得不错。但是对于劳动者而言,要多交5年的养老金才能享受到本该在5年前就享受到的待遇,人们乐意吗?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搜狐新闻客户端,对25311人进行的一项题为“你对延迟退休持什么态度”的调查显示,94.5%的受访者明确表示反对延迟退休,仅3.2%的受访者表示支持,2.3%的受访者表示中立或未表明态度。

  延迟退休动了谁的利益?

  任何一种经济决策,都会以牺牲另一种决策的成果为代价——延迟退休可以缓解养老压力,但会造成就业岗位无法腾出,制造更多啃老族。

  尽管从2012年开始,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老龄化并不等于中国劳动力不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21万人,城镇失业人员再就业553万人,就业困难人员实现就业180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1%。假设我国平均退休年龄延长5年,每年可能会涉及上千万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透露,未来五年高校毕业生数量还将保持在年均700万左右的高位,2013年已经被称为“最难就业年”,一旦这种形势持续数年,中国的就业压力将前所未有。

  年轻劳动力无法进入劳动力市场,不仅意味着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而且也意味着今后养老金积累的困难,其结果是当年轻的劳动力人口进入老年后,其养老问题将会成为更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实际上,由于就业压力等多重原因,人社部已经搁置延迟退休的思路,仅仅从研究着手,进行学术探讨。社科院、人大、清华、武大等院校的多个专家团队参与制定了多套改革备选方案。2013年8月中旬,清华大学的方案率先在网上公开,其中“延迟到65岁领取养老金”的提法,被许多媒体解读为“延迟到65岁退休”,引起轩然大波。

  随后,清华大学方案起草者之一、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教授解释,延迟领养老金非延迟退休,也可提前退休再领养老金。然而,对大多数将养老金作为退休后主要经济来源的普通劳动者而言,领取养老金和退休其实就是一回事。还有专家直言,延迟领取养老金就如普通劳动者迟领工资一样不合理。

  除就业因素外,对于那些奋战在生产第一线的职工而言,延迟退休实际是加重了他们的工作强度和更大的体力付出。还有为数不少的下岗职工,他们都四五十岁,因为种种原因,很难再就业,就盼着能够到法定退休年龄可以拿退休金,政策一旦调整,他们无疑将会遭到巨大的打击。

  用人单位对“延迟退休”也有担忧。据了解,现在企业每个月给在职职工交的养老保险等各项保险费用,几乎占职工工资的40%至50%。职工每推迟一年退休,这笔费用企业就得多背一年。

  另外,中国养老金制度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之间、不同群体之间社会保障待遇的差距很大,甚至一部分人没有任何保障。目前我国养老金覆盖仅25%,农民工参保率仅占总数1/6,流动的农民工参加社保的积极性本来就不高,多干五年让本来没交的更不想参保,这样就会减少养老保险收入,背离了延迟退休的初衷。

  因此,有专家认为,延迟退休不如扩大参保面。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曾表示:“只要实现全国统筹制度全覆盖,未来30年左右完全能够实现制度自身的收支平衡 ,有能力避免养老金支付危机。”

  人们担心的问题还有,社保政府支出总量少腐败多,延迟退休利益无法均分到个人头上。在“十二五”之前,财政用于社会保障的支出多年持续低于10%,同期的行政经费却高达20%。与日本、加拿大这样同期社保支出超过公共财政30%的国家相比,明显过低。再加上早期国有企业普遍以“低工资无社保”为代价,国家承诺的政府养老没有兑现,现在一古脑儿要社保基金承担养老支付,必然使得社保基金压力持续增大。再加上各地养老保险挪用案层出不穷,也使得公共权力不断受到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