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丛书  →  丛书动态
地方组稿:北京 | 天津 | 上海 | 重庆 | 广东 | 河北 | 山东 | 江苏 | 山西 | 河南 | 甘肃 | 宁夏 | 陕西 | 四川 | 安徽 | 湖北 | 湖南 | 浙江 | 江西 | 福建 | 更多
《拒绝平庸》周鸿掉和他的创士记
2020年11月12日14:15:37    来源:新华网

  《拒绝平庸》第一次独家、完整记述中国互联网最有个性的人物周鸿掉,呈现了周鸿掉求学、打工、创业一路来的人生经历与成长心路,重点解读了周鸿掉在面临诸多矛盾时,是如何作出决定的,梦想与现实,打工与创业,坚持与放弃,合作与竞争,忠诚与背叛,战斗与屈服,仁慈与决断,当下与未来。

  【基本信息】

  作 者:李正曦 著

  出 版 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9-1

  【作者简介】

  李正曦,财经作家,曾任知名财经杂志首席记者,正和岛《决策参考》副主编。著有畅销财经小说《操控》及《拒绝平庸》等作品。

  【内容简介】

  ◆《拒绝平庸》第一次独家、完整记述中国互联网最有个性的人物周鸿掉,呈现了周鸿掉求学、打工、创业一路来的人生经历与成长心路,重点解读了周鸿掉在面临诸多矛盾时,是如何作出决定的,梦想与现实,打工与创业,坚持与放弃,合作与竞争,忠诚与背叛,战斗与屈服,仁慈与决断,当下与未来。

  ◆《拒绝平庸》还是一部互联网的江湖秘史,不世出的英雄豪杰生于同一个时代,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周鸿掉,他们人生道路交错,成败命运纠缠。中国互联网的隐性规则与暗藏逻辑在书中全面揭示。战斗与合作事出有因,成功与失败有迹可循。

  【书摘】

  第三章

  从象牙塔走到现实世界

  周鸿掉看到了什么?

  反病毒卡做出来,还获了奖。但是周鸿掉没有止步于此。此时研究生一年级结束,他的想法也变得成熟些了,开始想着怎么把反病毒卡卖出去。

  只窝在学校里做科研的学生是无法建立起产品观的。对于他们来说,与其说是产品,还不如说是作品来得有成就感。在这方面,周鸿掉要比他们超前很多。一方面是因为他之前的社会实践跟别人不太一样,另一方面他得益于读到了一本好书。

  《硅谷热》,他反反复复读了很多年。与这本书的渊源,始于1991年周鸿掉坐火车去上海实习的路上。带队老师带了这本书在路上看,周鸿掉很自然地接触到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他没有去追求的世界,一个要出国才有可能亲身体验的世界。虽然是以文字的方式,但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让他入了迷。

  《硅谷热》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为“硅谷的崛起”,以苹果电脑的传奇故事为主线,讲述了硅谷的发展历史。第二部分为“高技术文明”,从风险投资、创业故事、人物传奇等各个方面描绘了硅谷的生态状况。第三部分为“硅谷的明天”,讲述了硅谷模式在全球的扩散、硅谷面临的全球竞争和深远影响。

  休利特、乔布斯、格鲁夫——惠普、苹果、英特尔——个人电脑革命、半导体传奇、软件神话——人物、公司、技术和资本等共同描绘了一个创业与暴富的新天地。

  实际上,此书在描述硅谷的同类著作中算不上是最优秀的,它的广泛传播可能更得益于其作者埃弗雷特?罗杰斯。罗杰斯是著名的传播理论家,他于1962年出版的著作《创新的扩散》(Diffusionof Innovations)成为新科技传播研究的奠基之作,他的名字也成为研究“创新扩散”的同义词。

  1973年,他和休梅克(F.Shoemaker)对创新扩散的研究作了综合分析。他们认为创新扩散的过程至少包含4个明显的环节,知晓、劝服、决策、证实;创新扩散的受众分为5类,创新者(innovator)、早期采用者(earlyadopters)、早期大众(early majority)、晚期大众(latemajority)、落后者(laggards)。

  这个理论直接启发了杰弗里?摩尔。摩尔经过修正和发展,将其应用于高科技营销方面,成就了《跨越鸿沟》这本杰作,并因“鸿沟理论”成为高科技营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人物。

  《硅谷热》这本书于1984年出版,虽然没有涉及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个人电脑革命和90年代更加壮观的互联网浪潮,但即使在今天看,其内容也没有过时。无论是风险投资、生态特性、生活环境还是高度的竞争氛围,都可以在现实中找到对应、参照和可供借鉴的地方:惠普创始人维修示波器的车库,微软的温馨小屋,仙童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造出CPU的灵感,英特尔那个天才流淌的酒吧……

  一个令很多人永远都不可能忘记的情节是关于比尔?盖茨的。

  西雅图的一个广场上,他从伙伴保罗?艾伦手里抢过《大众科学》杂志。那期封面上是个被称为“个人计算机”的玩意儿。他几乎是跳着对艾伦说:马上去机场!有一天我们会让全世界每个人都用上这玩意儿!

  《硅谷热》在全世界点燃了人们对硅谷的狂热,自然也包括中国。科技原来如此浪漫,创业原来如此豪迈!

  那种个人英雄主义,把早已埋藏在周鸿掉心里的对自由和创造的渴望砰地引燃了。自己买到书之前,他还复印了很多内容随时看,买到书后更是爱不释手。

  那些改变世界的人,原来很近,并不遥远。原来这些天才跟他一样,穿着拖鞋,看起来邋里邋遢的。周鸿掉平时生活里就更加刻意模仿这种做派了。

  也许,没人会知道一个“纯土鳖”的灵魂里装的净是“洋派”的梦想。其实,这种渴望几乎存于当时中国每个有志青年的心中。

  虽然很难准确统计有多少人因为受到《硅谷热》的触动从而心怀高科技创业的梦想,有多少人的生命轨迹因为这本小书而改变,但是我们还是能从一些人的回忆中窥见一斑,比如王志东,和周鸿掉一样,这也是他最爱的书。

  “去国外融资,与我潜意识里一直在影响我的一本书不无关系。大二、大三时,我熟读了一本讲述许多硅谷故事的《硅谷热》。从苹果公司的成功故事里,我第一次知道了风险投资,它给我后来的职业生涯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周鸿掉和王志东都不是特例,他们具有普遍的代表性。人的造化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被激发起来的热情最后变成什么——是焰火般绚烂后归于沉寂,还是浓缩成一团心火,温暖你仰望星空时的梦想,也照亮你蹒跚前行时的路?

  周鸿掉做了什么?

  “病毒门”对周鸿掉的打击不仅是心理层面的,也影响了他对反病毒卡的继续研究。反病毒卡的一位合作者不愿再跟周鸿掉合作,认为他没出力气,干的都是边角料的活。这也许是周鸿掉第一次体验到“离散”的悲哀。

  反病毒卡后来还是在他的努力下做出来了。但是看过《硅谷热》的人与没有看过《硅谷热》的人毕竟是不同的,他明白了作品与产品的区别,明白产品的价值必须被人使用才能实现。也就是说:产品不仅要生产得出来,还要卖得出去;卖得越多,使用的人越多,产品的价值就实现得越充分。

  最开始周鸿掉并没想自己卖,他想到的是把成果转让给别的公司,于是就和西安和咸阳的两家公司分别谈了一次。实际上,那两家公司都是骗子公司,但当时他完全没有社会经验,怎么都说不过人家。周鸿掉虽然觉得对方没道理,但就是说不出人家没道理在哪里。

  思虑再三,不能和自己怀疑的公司合作,他还是决定放弃。他想北京公司多,而且大学毕业时就到北京中关村打过工,就又到了北京。

  他开始住在清华旁边一个招待所,后来又在清华一个同学的宿舍里找到了个空床。正值酷暑,周鸿掉拿个空瓶子灌了瓶凉白开,就去找瑞星公司。

  这是他第一次和瑞星打交道。

  在瑞星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他一开场口气就特别冲:“我做了一个反病毒卡,比你们的好,想跟你们聊一聊。”

  当时接待他的人一听这话,眼皮都没抬,就把他搡出门去了。于是,跟瑞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以悲剧告终。

  江民那时候还没出来,不然估计也会与他有个第一次。后来他去找联想公司,因为不认识人,就直接到了联想中关村的门市上。

  联想公司当时在中关村有一个很大的门脸,跟四通挨着。但是跟周鸿掉接触的都是中低层的员工,他给人家演示,人家也觉得很好,但是人家说联想没这个业务。他找不到中高层的人洽谈,自然也就无法合作了。

  后来,他和晓军电脑联系上了。在周鸿掉的眼里,吴晓军是个老实人,但是那个副总太精明了。周鸿掉其实也没想漫天要价,心想几万块砸出去,能换回两部电脑来也行,让自己以后不用再四处借别人的电脑用就可以了。

  当时中关村最时髦的386SX笔记本,16级灰度的液晶屏,2兆或者1兆的内存,类似那样的配置,已经是他梦想中的机器了。

  但是谈来谈去,晓军电脑的条件都太苛刻了:技术给他们,产品也给他们;至于钱,要等他们做了之后看情况再说。再傻的人也能看出这事不靠谱,何况是周鸿掉,他赶紧闪人了。

  就这样在中关村跑了一段时间,他的感觉很糟,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回到西安。他心想,实在没人做就自己做。

  经过不断介绍和联系,终于有几家公司愿意帮他销售了。毕竟在当时,反病毒卡还是个比较热门的东西,就连瑞星也在做。学校和西安周边地区就由周鸿掉自己去推广。

  在学校里贴海报的方式效果非常有限,只卖了几十张卡。而且这几十张卡也给他惹了很多麻烦,因为卡装到用户的电脑上和在他自己的电脑上不是一回事。

  这里面就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很多是电路线的问题;有的是各种软件的冲突;有的是因为卡做得不好,插到别人电脑上害得人家开机都开不了。然后,他开始疲于奔命,随时要去给用户做售后服务。

  ……